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冰与蓝
冰与蓝

冰与蓝

冰是一个很不走运,经历使人同情的男孩,原本有着异人的天赋和气质,但因为家庭的纠纷,愚蠢自私的双亲……让冰在孩童时代就陷入了低谷之中,他忧伤的情绪并没有被同情,还被亲人当成了问题儿童处理,甚至送到过精神医院…
  …

  他一直生活在偏见与痛苦之中,人类污秽的本质如数展现,无人可说……无人可诉……既没有好的导师,也没有好的朋友,只有在自己的世界拯救自己的精神……心灵的基调,大都是悲沉与愤怒,以那平静的方式所表现,平静的……令人发寒。

  一个偶然的机会,年满20岁的他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在高度发达的国际城市里,只身飘零……他决定进入一所当地的高等学府中落脚。

  学府以前便是贵族的宫殿,至今似乎依然是个宫殿……如果说教育早已成为了一门产业,那么这所学府便是这产业中的巨鳄,由本国的财阀扶植而起,拥有极大的资源优势,可以说是为了那少部分人的服务,所聚集的庞大资本。

  学府的占地面积相当大,在市中心占据了将近一片住宅区的大小。正门进入后,巨大的操场进入视野……不,与其说是操场,不如说是一片园林,葱郁的树木包裹着绿荫地,一些名贵的植物都被贴上了名牌,摆在角落里供人参观。
  几栋西式的大楼耸立在各处,如同洋馆一样的设计,但高度与面积都很夸张,说是繁华地段的高级写字楼也不过分……设施自热不用说,豪华且一应俱全,和大多名校一样,是学术研究的圣地。

  冰的长相不错,但阴沉的性格使得他极不受欢迎……不过这早已成为他的生存习惯,偏见与侮辱对他来说早就不痛不痒……他的观察力敏锐,这也拜他封闭的性格所赐。

  木质的阶梯教室里尽是些公子千金,每天沉浸在社交与奢侈品之中无法自拔。
  一个浮躁的时代……

  课程是自由选修,所以班上不会有什么熟人,每天都在换,依照自己的需求,在实用和兴趣之间权衡课程,真的很轻松……如果不与人打交道,着实是很惬意的生活,他并没有想过恋爱,也对现在人与人之间虚假的感情嗤之以鼻,不相信命运,也不相信爱情,他只能依靠自己……如同一个在沙漠中艰难前行的旅人,被风沙绊住了脚步,挡住了视野……

  再荒凉的沙漠也会有结伴同行的旅人,她的名字,叫蓝。

  那天,一如既往的课堂,稀稀落落的人群,讲师述着复杂难懂的命题,逼人昏昏欲睡,冰很专注的听着。

  「抱歉,可以借看一下你的书吗,整个教室里,似乎就你在听课……」
  不知何时从后门飘进了一个身影,低身环视教室后,悄悄走到他身边。
  冰用目光迅速地审视了她,很美丽的女孩,鼻子与眉骨都很高,连成了漂亮的线条,水晶般的大眼睛闪着光芒,深陷于眼窝之中;上下嘴唇比例刚刚好,樱红的颜色赋予其纯美的形态,尖翘的下巴使得整个脸部经得起任何角度的审视;
  那长而柔软的头发如黑瀑般轻泻于后背。

  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却很真诚的看着他……

  「……当然」

  冰没有理由拒绝,倒不是因为眼前站的是个漂亮姑娘,而是他似乎从这女孩身上看出来什么与众不同的气质,那种善意与单纯让他很难说不。

  女孩慢慢坐下,冰第二次审视了她。五官形态和脸部色调都很正常,似乎没有化妆,这对这个时代年轻貌美的女性来说倒是个新鲜事;服装之简洁令人吃惊,纯色调的衬衫与T恤,尺寸适中的休闲裤,这是……家居服吗?

  「嗯?到哪了,这次课很重要的你要认真听。」

  她自顾自的把书放到中间,拿出笔记认真看了起来……

  冰为这个女孩的特质而着迷,没有虚假的面具,举手投足不带一丝多余的动作。和久经风流的成年人一样,他可以看穿女性拙劣的演技,但这个女孩的性情之单纯却令他乍舌,仿佛口中之言,便是心中所想。

  女孩带着简易的布包,把课程相关的资料取出,堆在桌上……「沉沦的黄昏」?
  一本夹在其中的书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早已逝去的传统文学,一部荒谬却又美好的爱情悲剧,虽然已读过数遍,但在这个精神的沙漠中,真正的文学就像是行囊中的水,多少都不够。

  书的封面早已因岁月腐朽,书层间布满了翻看的印痕。如今,电子产品已是人类的重要器官,因此纸质媒介也随着里面的文字,沉沦西下……能看到有人如此平常的将爱书带在身边,随时品阅,使冰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他破天荒的和这位女孩交谈了起来,当时正值下课,冰像是个打开闸门的水坝,和女孩畅聊了起来,其他人都惊异的看着这个出了名的阴沉讨厌鬼正向一个他从未接触的美丽女孩滔滔不绝。

  女孩也毫不顾忌,丝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目光。两人在沙漠中交换着故乡的泉水,享受着无法再生的甘甜……

  之后,冰在这个课上经常看到女孩,他们不一定会坐到一起,但冰发现,她似乎和其他人的关系非常疏远,虽然不像他这么夸张,不过依然不难发觉,平时低沉的眼帘便是最好的证明。这种时候,他就会自然地坐到她身边,女孩经常会高兴的两眼发光……

  就这样,冰蓝走到了一起,他们会畅聊推理小说,蓝会向冰义愤填膺地表达对社会派推理的不屑;他们也会畅聊电影,感叹美国往事的天才导演莱昂内遭受的不公;甚至还有已经消亡的传统游戏,讨论着互动艺术带来的快乐……二人仿佛还置身于那个年代,那个简单充实的年代。

  奇怪的是,两人在网络上很少联系,这种频繁无用的交流对于知己来说,似乎并不重要。「在精神的大漠中孤独排外的旅人,找到了自己的同伴,无言的行走便是依靠。」冰如此总结

  蓝是一个非常平静的女孩,她不需要社交圈,也不需要仓促的爱情,在人群中显得格格不入,只要一本书,就可以让她度过仓促忙碌的一天。在这平静下,隐藏着对性的渴望,这种性,是建立在真正的爱情之上,她可以为了像冰那样的爱人知己,牺牲自己的尊严,人格,愿意为他裸露身体……

  蓝的身材非常好,1。70的身高,弧度完美的脖颈,浑圆适中的乳房,一双画作中才会出现的纤嫩双手,引人臆想的腰肢,笔直修长的美腿,无需多余的修饰,即使是那样的「家居服」也可以让男人口水不已,但她却一直保持着自己那份单纯,那份要献给命运之人的精神与身体……

  今天晚上是城市非常盛大的节日,晚间教室里本应稀稀落落的人群全部走之一空,冰和蓝留了下来,没有家人和依靠的两人坐在一起,都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有所预料。

  蓝轻轻站了起来:「和我……一起过节吧?」冰并没有回答。蓝今天依旧是纯色的T恤和牛仔裤,这种简约的穿着赋予了……不,应该说是蓝赋予了这套衣服魅力。两人的脸颊慢慢靠近……

  当两人张开牙齿,将舌头游入对方口腔之时,原本就真实无比的感情打开了最后一道门,将这对命运之人,推向波澜之中。

  两对嘴唇粘触在一起,进入到了对方的意识深处……吻毕,蓝满脸羞红,将纯白色T恤用纤细的手指轻轻拉到肩膀,小巧精致的乳房不由得让冰看到出神。
  眼前,是他的同伴,旅人……女孩,依旧与平时一样,简单时尚的穿着,但多了一则乳房外露的媚态和发情动人的脸。

  他想抱住蓝,却被少女轻轻抵住:「今天节日的气氛,很美,可不可以到天台去?」冰会意后,蓝进到怀里:「抱我上去,好吗?」「……当然」他用双手举起了蓝的脖子和小腿,意料之中的轻盈与柔软,蓝依旧外露着乳房,将脸埋入他的怀中。

  仿佛一个凡尘间的王子抱着她新婚的公主进入闺房一般,两人融入进了走廊的黑暗之中……

  宽大的天台,夜空中闪着绚烂的烟火,前方数不清的摩天楼发散着冷色调的光芒,仿佛一座漂浮在宇宙中的摩登之城。

  两人走到天台的尽头,半人高的围栏处,冰轻轻地放下了她,蓝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完全没有一般女性在此刻应有的浪荡,看到冰下体的突起,才明白了些什么,慢慢将牛仔裤褪下,里面没有内裤。「今天如果不能和你……我依然会想着你自慰的,在这节日里……」

  蓝的阴户带着少女的娇嫩,黑色的森林如绒线般柔软,还有那充满曲线的腰……冰再也不能控制自己,蓝也会意的转过了身,像是看风景一般,两手抱肩地伏在了围栏上,轻轻抬起翘臀。

  冰放出了他的阴茎,在自慰时从未如此坚挺的阴茎,龟头轻轻的碰到了蓝的阴户边缘,一抹闪亮的拉丝被带了起来,那是蓝的淫水……狠狠一挺,两人最后的界线荡然无存,蓝发出了人生中第一次,本能的浪叫「啊……!!」

  疯狂地抽插,没有拘束,没有虚假,只有交欢时碰撞的啪啪声,蓝处女的阴道紧紧地包裹着冰的阴茎,就像教室里紧贴的嘴唇,蓝的乳房不断触碰着有些生锈的铁栏杆,冰凉的快感和背后炙热的阴茎,使她渐渐丧失理智。

  「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啊……我的小穴……啊啊……要你……要被插死了……好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粗大的阴茎被胶体一般的淫水完全包裹,下方的肉袋不断地碰撞着蓝的阴户
  「嗯……你的鸡巴……真的好大……我好淫荡啊……会说出这种词……但是……我好喜欢你……进到我的身体里……啊啊啊好爽啊……」

  褪下牛仔裤后,一丝不挂的下体,蓝修长的美腿挺得笔直,脚下只有一双优雅的爵士女鞋,轻轻的包裹着她的玉足,绷紧的美腿上方,屁股拼命地向后翘起,仿佛不这样做就不能将冰的阴茎整根没下……

  蓝满脸娇红,如幼犬一样伸着舌头,口水不断滴落……止不住地娇喘,注视着前方城市幽幽的蓝光,忽然绽放的的烟火,宣告了她的高潮……

  「好……好奇怪……要酥了……啊啊啊啊……小穴……身体……都动不了了……真酥麻……要丢了……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如同碰倒的液体瓶般,大量黏稠的淫水从蓝的阴户涌出。

  精神沙漠中,第一抹绿洲……

  笔直的美腿酥麻了,蓝只剩上身还半伏在栏杆上,下身完全瘫软在地上,冰见状赶快将女孩抱起,胶液般的拉丝从地上带起……上身的T恤已经拉到了脖子……索性全部脱掉!一具香汗淋漓的赤裸美体躺在怀中……冰沉醉了,轻轻吻上了她的唇,蓝清醒后也抱住了对方……「你还没有……呢……我来帮你吧……」
  她轻轻起身,拿下低跟鞋,将自己的身体,在这城市之上,幽蓝之巅,完全暴露给爱人和同伴……

  她使冰背靠栏杆,自己的双膝毫无保留地跪了下来,两手捧住怒涨依旧的阴茎……不管是自己的尊严,还是人格,都可以献给自己的爱人与同伴——冰……
  她陶醉于自己的誓言之中……

  嘴唇与舌头生疏的触碰着冰的阴茎,不断舔弄着,冰在身体和心理的快感之中不断游走,他的尊严与人格,一样可以献给眼前这个女孩……

  樱唇干渴,不断地吸允雄性的结晶,就像一个第一次吃到棒棒糖的小孩,事实也确实如此,蓝对于爱人的阴茎感到无比渴望,拼命地吸允着……下体又泛出了汁液,骚痒难忍……但她却不能随意放开手,不然他……会消失不见的。
  好想被插……被冰的大鸡吧……嗯……大腿不自觉地摩擦起来了……好想被插……好难受……

  看到蓝的样子,冰轻轻挪开了她的小脸,自己淫荡的想法被看穿,蓝再次像个犯了错的佣人一样不知所措,平日阴沉的冰现在充满了魅力,更使她满脸爱意。
  冰轻轻将蓝翻转至栏杆,这次蓝背靠围栏,两人热吻起来,冰挺起阴茎,准备最后的欢爱……

  蓝被推倒在地,上方的冰怒挺的阴茎接近了她的阴户,她不由得张开双腿,揉搓自己的乳房,等待美好的交合……

  「嗯嗯……啊!!!」

  一声浪叫,两人再次合二为一,又是疯狂地抽插,冰拱着腰,蓝使劲勾住冰的脖子,一双美腿高抬在后,漂亮的脚丫不断在空中舞动着……还有绽放的烟花。
  「烟花……好美……啊……我也……像烟花一样……在夜空……啊啊啊啊…
  …被你干着……嗯嗯嗯嗯……「

  「冰的鸡巴……好棒……啊啊啊啊……求求你……不要慢下来……啊啊啊啊……」

  「顶到花心了……啊啊啊……浑身好酥麻……我的小穴……都会给你的……
  啊啊!「

  两个人吻在一起,冰的爱意与回应通过舌头进到了蓝的脑海中,沉默寡言的同伴,通过身体带来的爱使她沉醉……

  「又要……丢了……冰……给我……给我你的精华……啊啊啊……我要……
  好像要……「

  「……我知道了……」嘴唇再度吻上。

  「来了……来了……丢了……好热……好烫……好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冰的精液疯狂地喷出,装满了蓝的子宫与阴户,伴着淫水,溢了出来……
  沙漠中,满是绿洲……


【完】